日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日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8 07:02:4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同玉:我认为,这次疫情期间,形成了一种“上海公卫模式”、一种“上海模式”。在这种模式之下,我们打的是“有准备之仗”,一方面,我们有非常强的科研团队,能够迅速地破解病原微生物、找到病原菌;另一方面,我们有着非常充足的准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同玉:我一直比较关注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,连续两三年都做了这方面的提案。今年碰上新冠肺炎疫情,我们对这个提案又有了更深的认识,所以今年还是希望在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上出谋划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8年开始,我承担着上海市政协委员一职,之后就是上海市政协常委,之后成为全国政协委员,我已经有十多年的履职历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去年12月31日看到了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相关通报,今年1月2日、3日,就开始了全员的演练;1月6日,建立应急委员会,下设医生组、护理组、后勤组等7个小组;1月16日,病房全部腾空;1月20日,医院开始收治病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今年疫情期间,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主要做了哪些工作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建设我们国家的应急学和战略储备中心,未来(可能的)新的疫情的出现,我们能够有所储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即使现在,疫情有所缓和,但我仍想坚持在这地方,坚守到最后。我觉得这是我肩上的一个职责所在,要给全院的医护人员和后勤人员做一个榜样,全院拧成一股绳,共同战胜这场疫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主任朱同玉冲锋在一线指挥防疫工作,以医院为家,坚持至今。这份工作让他对疫情有着清晰的认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同玉:全国政协委员有些是医药卫生界的人士。在我理解,我们的身份实际上就是代表医药卫生界提出我们界别的一些想法、一些建议,为国家出一点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大家都非常重视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,但是如何能建得好?如何能够战时管用?疫情到来我们随时能战斗、能够打胜仗,这里还有很多值得我们探讨、值得我们研究的地方。全国有很多传染病医院,但这些传染病医院真正到战时发挥的作用有多大?它生存的具体情况如何?能不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?这都是很值得思考的一些话题。